医院24小时服务热线:0738—8760523

您的位置:首 页 > 医院文化 > 天使心语

我的妇幼情怀

作者:本站 点击数量:5412 发布日期:2014-02-25

    我是1968年冬天阴历10月底出生的,取名时我父亲请教过一位民国时期教过书的老先生,老先生说我出生时家门口的梅花正开放着,梅花冷傲不畏严寒且能一年二度,辈分是“兆”字辈,就叫“兆梅”吧。

    读书了,大家从名字上都认为我是个女的。其实我的性格除了性子稍急之外还真有几分像女的:胆小、腼腆、不太爱讲话,富有爱心和同情心。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都是如此。这可能与我的成长过多地受到家庭的影响有关。以前我们家也还算富有,母亲在我心中是世界上最伟大、最贤惠、最善良的,她也胆小怕事,待人和蔼,经常背着我父亲把一些大米、猪肉送给那些家庭贫困的左邻右舍。我父亲则恰好相反:脾气暴躁,好酗酒,好惹事,对我奶奶也不怎么好。甚好我妈对奶奶特别孝顺,邻居都说媳妇比女儿还要好。正是从小就感受到了母亲的不容易,所以我懂事后心里就想长大后要对奶奶好、对母亲好、对妻子好,对所有的妇女儿童都要好。从此我的这一辈子也与妇幼结下了奇缘。

牵手一对母子,生活艰辛苦也乐

    我重庆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广州军区企业办工作。在异乡闯荡的日子,思乡之情时常涌上心头,于是工作之余便经常和一些老乡联络,而离单位最近的便是广州军区印刷厂的一位涟源籍职工。通过他认识了他在涟源市电影院工作的弟弟,又因他弟弟认识了在涟源市人民医院工作的妹妹梁小桂。一位在涟源市人民医院当护士长的远亲要帮我介绍对象,于是便兴致勃勃从广州赶回来相亲。在医院里,没有见到介绍的对象,却从亲戚那里得知梁小桂离婚了。她要上晚夜班,要独自抚养小孩,一个人太不容易了,我能为单瘦、柔弱的她做点什么呢?亲没相成却带着满肚的牵挂回到了广州。

    回广州后,梁小桂忙碌、疲惫的身影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几次徘徊后我终于拔通了她的电话,送去了关心与鼓励且一发而不可收。最终我们冲破世俗与阻力结合到了一起。我也从广州调回到了涟源市人民医院工作,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们母子俩,买菜、做饭、洗衣、拖地、接送小孩,家里一切的活儿我都争着干。不苟言笑、不爱交往的梁小桂因我而变得开朗、活泼了,儿子也一天天茁壮地成长。我们的故事2004年曾在《娄底日报》、《娄底广播电视报》、《家庭导报》上报道过。至今到网上搜索“刘兆梅、梁小桂”的名字仍能看到《姐配弟,真爱无距离》的文章。

    几年后我因工作出色调入涟源市卫生局并提拔为副局长。工作更忙了,但对她们母子的照顾并没有减少。梁小桂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眩晕症),感冒或劳累就会发作,我尽量不让她干体力活或受累。只要在涟源,不管下乡到哪个山沟沟里,我都会连夜赶回来,因为我担心她,放心不下。要是在外地学习、开会实在没办法回家,就每天打电话提醒她注意身体,嘱咐儿子听妈妈的话,不要顽皮。

    尽管如此,她的身体近年来还是出了不少问题。2012年眩晕症大发作,天旋地转,一站立就呕吐,只能躺着,在涟源市人民医院住院一个多月也没痊愈。后去湘雅医院、广州军区总医院等地住院,说是后脑供血不足而引起的。她还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膝关节骨质增生等毛病,我尽量在兼顾工作的同时去照料她,虽然辛苦,也无怨言。正如《爱是你我》所唱的“爱是你和我,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就算生活给我无尽的苦痛折磨,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

执着一份真情,心系妇幼不言弃

    2003年,涟源市成为全国首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县市,我也有幸成为了全国第一批新农合管理人员。在此期间我写过一些文章,起草过新农合财务管理和会计管理办法,工作得到了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的一致肯定。2008年,调入了娄底市卫生局,仍从事新农合管理工作。但当时没有成立合作医疗管理的独立科室,和基妇科(即基层卫生与妇幼卫生管理科)合署办公,于是我也耳濡目染学习了妇幼卫生管理的一些知识,参与了妇幼卫生的工作督查,熟悉了孕产妇、婴儿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剖宫产率及住院分娩率等一些控制指标,对妇幼卫生兴趣颇浓。

    对妇幼工作我记忆最深刻的是2012年年底省里的一次督查。记得天气很冷,在娄星区的小碧乡卫生院,大家都冻得瑟瑟发抖。当时市卫生局副局长龙志和、基妇科科长刘寿明,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刘贵清、保健部主任谢建平及娄星区卫生局的有关人员都参加了。省妇幼保健院的陈晓英老师在查阅资料时对妇幼专干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我们都不知所措了。后得知其原因一是发现的问题是原来指出过的老问题,仍没得到改正陈老师很生气,其二是该妇幼专干身兼数职,工作劳累,待遇不好陈老师对她又很同情。当时我们都默不出声,市妇幼保健院的一些人跟着哭了,我自己也流眼泪了。嗯,其实妇幼工作挺辛苦的,责任和压力非常大,生怕发生孕产妇死亡等事故。

    还有一件事对我的触动也很大,就是今年2月17日我大学的一位女同学罹患乳腺癌去世了。我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因为2012年我们同学在重庆聚会时还好好的,大家还一起照了好多像,未听说她身体有什么毛病。我为她写了幅挽联“多少前尘成噩梦,三日相会,倏尔永诀,朵朵红梅含血泪;万千别恨向谁言,半生忙碌,来世再聚,片片白幡悼芳魂。”大家千万要珍惜生命,要记得经常体检。我的一位亲戚去年荣获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和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现作为首席科学家,正主持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项目 “基于影像实时动态多元分子分型的乳腺癌精准诊疗关键技术研究”,我对他说,要快出成果,早日提高妇女“两癌”的早期发现率和治愈率。

    妇女儿童健康状况反映了全民健康水平、生活质量和社会文明程度。为促进妇女儿童事业发展,我们推出了新生儿疾病筛查补助、孕产妇产前筛查补助,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妇女“两癌”等重大疾病救治,农村孕产妇县乡住院分娩基本医疗费用全免费等惠民新举措。我在《湖南日报》、《娄底日报》发表了“娄底儿童好福气”、“ 娄底市新农合全力支持妇女儿童事业发展”等文章,呼吁全社会高度关注妇女儿童事业。对妇幼事业,我会热爱毕生。

奉献一片爱心,涓涓细水成大河

     从广州调入涟源工作,让我接触到了农村最底层的困难患者,知道了什么是缺医少药;让我了解了基层医疗服务能力的落后与不完善,知道了什么是“看病难”;让我感受了群众患大病的医疗费用负担,知道了什么是“看病贵”。

    可喜的是,在我最近十年的卫生工作中,见证并从事了我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建立与健全,农村医疗服务体系的完善与优化,基层诊疗能力的提高与发展。尽管现在优质医疗资源仍然短缺、大医院排队候诊现象依然存在,大病费用负担仍然较重、自负比例达到50%甚至更多,但相比以前“看病难、看病贵”还是缓解了很多。这两方面的问题也正是我们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在工作中,我经常要碰到一些贫困患者或一人患大病拖垮整个家庭不幸事例。对他(她)们的不幸我深抱同情。对孤寡老少,我除了亲力亲为帮助他们协调好医疗、报账方面的事情之外,力所能及从微薄的工资中掏出一点给他(她)们作路费或生活费。我经常对同事和下属说,对前来办事的群众特别是行动不便的群众,要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多服务少让他(她)们跑腿。受我影响,无论是原来涟源合作医疗管理局的下属,还是现在的科室同事,都能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尽力提供优质服务。前不久我科室的小郭历尽辛苦帮助娄星区的一地中海贫血儿童患者协调好报销事宜,家属很感激,我也很欣慰。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我担任涟源、娄底等地民盟医药卫生支部主委多年,积极发动盟员服务社会,捐资助学、助残扶贫、体检义诊,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我所在的支部多次评为先进支部,多人评为先进盟员。也正是受这种积极向上、助人为乐的精神影响,我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在创先争优、后发赶超,汇聚成敬业爱岗、服务人民的正能量,为和谐娄底的建设添砖加瓦。

    今生有缘妇幼,今生关注妇幼,今生服务妇幼 。在今年三八妇女节即将来临之际,祝天下所有的妇女儿童都幸福美满,生活更加美好!(娄底市卫生局合作医疗管理科  刘兆梅)

上一篇:我的母亲

下一篇:凤凰情